黃志華: 噴鼻港填詞界增加強勁

2013年度的噴鼻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的金帆音樂獎,首輪投票于9月29日竣事。這兒且談談最好歌詞獎一項的提名環境。

回看近一兩年的環境,前年的2011年共有六十首歌詞提名,客歲有六十八首,而本年提名數目再會增加,達七十五首。如許的逐年遞增,益見熱烈,跟近日的某論調──由于幾首歌詞而無窮地推出「噴鼻港樂壇已死」的結論──仿佛有點矛盾。

「噴鼻港樂壇已死」的說法必定夸大其詞。但紙上傳媒的「風行音樂版」已死,則必定是事實。猶記得上世紀八十年月,每當噴鼻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的最好歌詞獎發生了最后五強,有音樂雜誌或年夜報的風行音樂版用很年夜的篇幅去評賞五強歌詞,是并不是罕有之事。此刻,此「調」已久不「彈」,即便在網上,這類五強評賞也還沒有之見。

提名單元激增

七十五首提名詞作,相干的詞作者共有五十一名/組,而客歲是三十九位/組,增加率亦不??!

以下是五十一名/組詞作者的名單:(半首)陳柏宇、Jan Lo、黃霑、陳心遙、Dough Boy、Kendy Suen、許廷鏗、龍小菌、Eric Kwok、韋凱欣、李樂彤、 ?,?;(一首)鍾舒漫、6永、方年夜同、Kellyjackie、周沂、盧永亨、Chita、李峻1、 KZ、岑偉宗、PAN、Tim Lui、王菀之、林一峰、林二汶、Norris Wong、周博賢、郭薾多、小優、翁慧韻;(半首加三分一首)曾紀諾;(一又三分一首)謝天智;(一首半)曰云、楊熙;(二首)多多、周耀輝、黃偉文、小克、小廣、喬星、梁栢堅、C君;(二首半)夏至、陳詠謙、林寶;(三首)陳奐仁;(四首)藍奕邦;(四首加兩個半首加三分一首)張楚翹;(八首)林夕。

這份名單上的數據,頗不平常,好比只佔半首的詞作者(黃霑所以也有半首,是有詞人把他的舊作改動過再頒發,算是跟黃霑合填),有十二位/組,有完完全整的一首提名作品的詞作者,更達二十位/組,如許,便佔去全數五十一名/組詞作者的62%強。這或許可以申明,近一年來的噴鼻港風行樂壇是愿意讓更多詞人來介入歌詞創作吧。

三位后起之秀

獲提名詞作數目最多的前四名,首位是林夕,厥后順次是張楚翹、藍奕邦、陳奐仁,這后三人,俱是歌詞界的后起之秀北京拓展基地,固然量多未必即是全都質優,但最少進入最后五強的機遇老是年夜一點的。不外,筆者也想起,客歲林夕更有十首詞作獲提名,但最后奪得獎項的倒是有三首提名的周耀輝,得獎詞作是《蜉蝣》,可見填詞高手對填詞高手,也不是量多便有較年夜的勝算。

率直說,張楚翹于筆者而言是很目生的名字,在此之前也不曾見過她的詞作,及至往網上搜尋一番,才知她是伯樂音樂學院的高材生,加入過該院2011年辦的林夕歌詞寫作技考課程,而且是本年6月才獲準插手噴鼻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的,顯見長短常后起之秀!張楚翹有七首作品獲提名,固然有三首作品是跟他人合作寫的,但好歹都是七首,僅比其師傅林夕少一首罷了。

再說,把獲提名的詞作名單看了又看,才發覺有一首由火火寫詞、小肥主唱的《負親》并沒有提名,固然這首作品緣由小肥的澳門老友龍世杰所唱,但顛末從頭改編歌詞及編曲后的《負親》,應當合適提名資歷。此刻不見它提名,有點可惜,由于這詞作寫得頗動聽,也能雅俗共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