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宇戲上心頭: 先寫好腳本再算

看噴鼻港話劇團《金魚之島》,長度只有一小時多,但我是一面看一面擔憂,在表演進程中那條活金魚俄然滅亡怎辦?不是說會影響劇情,但編導是決心用魚缸作全劇的視覺核心,兩個主角不竭將它移位,若是看到他們若無其事地繼續將盛著浮尸的魚缸搬來搬去,不是很怪嗎?

金魚在此劇明顯是有很主要的象徵意味和訊息,順手我可以聯想到孤寂,或獨住劏房的人等等,編劇司文在場刊的官方解讀是:「……若你面臨玻璃后的金魚,牠也許會對你吐泡泡;若你面臨窗外的人吐出的年夜概只有緘默……」若是沒有讀這段文字,單看兩個主角嘈吵了個多小時的表演,誰會聯想到本來如斯呢?

我想講的是:為何硬要本末顛倒,花心思去設計這些象徵意義?作為一個新進編劇,不該該先寫出一個超卓的腳本再算?《金魚之島》是屬于那類「目生男女共處一室」的劇種,局限的空間正好合適劇院的情勢,先前已有沒有數珠玉,像曾改編成片子的The Owl and the Pussycat、《侍應F和廚師J》)……應當是一次具挑戰性的習作,今次《金魚之島》不管在腳本或製作沙石仍良多,就從內容來看,真的沒需要將布景搬到深圳,把傍邊末節稍作點竄就完滿是一部港劇了,但既然遷徙到深圳,怎不管是布景、演員、對白,以致糊口末節皆涓滴沒有使人聯想到去內地?北京拓展基地

女角欠小我魅力

像如許的二人劇,主角的性情即便若何怪僻,也必定要有討人愛好的地方才能令不雅眾有樂趣看下去,最少我看A組那場,女主角就十分使人膩煩,固然編劇放置她口述她的悽慘出身,但想博不雅眾認同或同情是要靠劇情的推動,讓不雅眾進入腳色,而不是靠口講(她講你又信?),也不是偷男主角錢去為他買個生日蛋糕便可以變得可愛,挽回掉分。實在也不是完全不成以,那就要看女主角的演技,或更主要,她的小我魅力了。

男主角用手機和亡母「通話」那段獨白,編劇極力寫得動人,不外年夜概每一個選修編劇的同窗城市交過近似的作業吧,但現時加上這段獨白relevant嗎?就會令到腳本更加完全嗎?我總但愿新進的編劇能多專注在根基功,就先交個扎實的腳本吧。

布景創意欠奉

一樣在上環黑盒劇院,《金魚之島》的布景設計的可不雅性及創意皆比不上《危樓》,但今次的本錢看來也不輕,為了替劇名的「島」字點題,就真的用水把主景圍住,實屬無謂,舞臺的雙方掛滿載了水的膠袋,是替「金魚」點題?我看此劇時確是坐立不安,擔憂每一個膠袋內都真的放了條活魚,少難免影響了賞劇的表情。

實在一部劇有無水準,看開場那幾分鐘,遲到不雅眾入場前,已能看出個年夜概,中英劇團《年夜龍鳳》開場宅男母親的鬼魂呈現在他眼前,既奇趣又戲味實足,已十分奉迎,而《年夜龍鳳》簡直是最近幾年看過最精采的原創笑劇,內容環繞一家人逐一發現他們將近做新娘的成員,將來丈夫有一張與別個女子的床上照在網上傳播,他們要不要告知新娘?而新娘知道后又會有如何的反映?不算是複雜的劇情,但鋪排得不落窠臼,妙趣橫生,十分糊口化,沒有硬風趣,演員個個入戲,演父親──一個退休中黌舍長的朱栢謙,表示更是神彩飛揚。

前些日子我看《猥褻──三審王爾德》,男主角鄭傳君除肢體說話美好以外,聽他念對白徐疾有致也是一年夜享受,稍為美中不足的是,他的聲線不算完善,誰不知比擬之下朱栢謙更勝一籌,起首他念對白丹田實足,有先本性的上風,那種頓挫抑揚,和行云流水有如音樂的節拍感,的確使人出神,而他的演技亦不遑多讓,果真是滿身是戲??浯?,演話劇,出格是笑劇,是必須的,但要做到恰如其分的夸大,就要看演員的功力了,今回朱栢謙正好給不雅眾一次爐火純青的示範。

撰文︰鄧小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