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生命教育

69 資料來源:BabyHome編輯

熱門搜尋:

靜心復旦出血粉紅色 分泌物延平咖啡色 分泌物科學班子宮內膜

今天清晨,阿德把拔發現,小咕嚕養了將近一個月的公獨角仙死了…。

圖片來源/Pixabay

一個月以來,阿德和小咕嚕已經習慣在每天清晨時分檢視舊魚缸改造的獨角仙飼養箱,獨角仙通常每隔兩天就會鉆出腐植土,在這個時間爬上前一晚放置的新果皮上頭,愉快專注地進食。

發現公獨角仙沒有任何外傷卻死亡的事實,小咕嚕雖然一直問阿德「為什么?」「獨角仙上天堂了嗎?」「牠會在那邊遇見牠的爸爸和媽媽嗎?」但是似乎沒有太多的難過和太大的沖擊。小咕嚕最近半年非常喜愛與我們共讀近藤薰美子的繪本:「野日記」和「219只螳螂」,他從繪本滿是細節的繁複畫面中,認識了生命的凋零與消逝,是大自然循環中的必然,也是另一串生命的化育、滋養和開啟?!笧槭裁词撬劳??」「死亡之后到哪里去?」找到了合適的解答。

阿德和小咕嚕翻出大頭針和臺大昆蟲標本館的志工大哥送的保麗龍板,在院子里頭就著晨光,將公獨角仙的六足仔細展開固定,以一份鄭重的心,紀念這段曾經共處四週的小生命。小咕嚕AAAAAAAAAAA開始對獨角仙產生興趣是去年夏天的事。那段時間,常在阿公家看到鄰居的大人幫小朋友用鳳梨皮引誘、捕捉獨角仙,關在籠中當寵物飼養;也有幼稚園同學將自己飼養的鍬形蟲和獨角仙寵物帶去班上給大家觀察;在賣場採買食材時經過寵物店,小咕嚕會獨自駐足在關著甲蟲的飼養箱前流連許久。

從那時候起,「可不可以養一只甲蟲?」一直是阿德和我與小咕嚕之間,不斷開展的親子對話。我們也以「為什么要買寵物?」「野生種該不該抓回家當寵物?」讓這個話題有了更多的延續。

阿德和我一向不喜歡以金錢來滿足孩子的要求。那么,為什么不學鄰人誘捕一些來養呢? 我們最初的想法覺得,野生種并不適合被當作寵物飼養,我們寧愿勤勞一點,常常帶小咕嚕和小瑀魚到野外,在自然環境中觀察,因為那才生命的真實面貌,也是每一個生命原有的一份尊嚴。

由于阿德在小時候曾經飼養過野外抓回的獨角仙,但因不清楚獨角仙需要的生活環境和習性,獨角仙不久便死亡的經驗,所以并不贊成小咕嚕貿然飼養獨角仙。另外一個理由,就像狐貍對「小王子」所說,一旦建立了圈養的關係,你對圈養的對象便產生了責任。我和阿德覺得,等到小咕嚕更大一些,對于飼養獨角仙有足夠的知識,也更了解這種責任時,再學習飼養也不遲。

去年七月的一個颱風偶然將一只小鍬形蟲吹進我們家的曬衣間躲避天災,順著這天上掉下來的巧妙緣份,阿德答應小咕嚕在家里學習養牠一天,餵食荔枝,然后野放。隔一個星期,小咕嚕又練習養一只在野外光臘樹上抓來的公獨角仙,以鳳梨飼養兩天之后,也信守承諾地野放。當時我們也花了一些時間向小咕嚕解釋,牠們的生命來自野外,來自大自然,我們并不真的「擁有」牠們,牠們的生命與去留并不屬于任何人。

搜更多「 生命教育」相關經驗新知。

搜尋,就從BabyHome開始。


  • 1
  • 2
  • 3
  • >

分享 列印 收藏
為什么老師要這樣說? 國王的新衣

延伸閱讀


  • 左撇子比較聰明?動作比較慢?如何照顧左撇子的孩子,專家這樣說
  • 不怕孩子聽不懂 親子共讀促進幼兒腦部發展
  • 用身體認數字,玩形狀,在游戲中玩出自信與快樂
  • 用身體玩游戲,打發時間又不花錢,還增進親子關係
  • 別當批評孩子玩伴的父母!心理師分析4點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