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賞罰該怎么分明?

每個媽媽心中一定要有一把教養的尺,用來衡量什么時候該犒賞孩子,什么時候該處罰責罵孩子。沒有了這把尺,很容易成為一個失控的母親!

孩子和我們一樣,都有他們自己的慾望,這就是人性,好逸惡勞、追逐自己喜歡的東西、滿足自己的慾望,任誰都一樣,所以才有制度的建立,用來規範人性。

或許有人擔憂,與孩子約定獎賞方式等于是一味餵孩子吃糖,甜頭吃多的孩子將來吃不了苦,我倒覺得這是錯誤的想法。有這種顧慮的家長,可能得先去弄清楚孩子的基本需求是什么,進一步教育孩子知道什么是理性的消費。比方說,小朋友想玩一個小時電動玩具,家長一味禁止,只是徒增親子沖突而已,忽略了自己最大的責任就是去弄清楚孩子的游戲內容究竟是什么?是暴力、情色,還是益智?然后,在理性的範圍內制定玩電動的規範,才是解決之道。如果能玩在一起,更增加親子感情。

相較之下,在管教孩子上,我比較弱的一環是處罰,因為容易心軟?;叵肫饋?,我很少處罰孩子。因著唯一打老大的一次,是他第一次上小提琴課時,當著蘇鎮途老師的面,竟然失手摔破琴。最需要扮黑臉的父親角色常常缺席,所以我們家是沒有人扮黑臉的。(也因此養成孩子的自主性比較強。)遇到比較難以溝通的時候,我會和學校的老師商量,拜託他們當黑臉,由他們出面和孩子談,用這樣的方式來彌補我在懲罰孩子上的弱點。

記得老三在就讀幼稚園時,就曾經讓我商請老師扮黑臉。由于他跟著哥哥姊姊提早學習,學業上向來不用我操心。但有一次,我發現他的指甲怎么會全部凹凹凸凸的,嚇了一大跳,以為是什么怪病。由于當時我還在礦工醫院上班、臺大矯正科代訓,回到家要忙于看診,又時不時赴美考試,三個孩子都是交給阿嬤及幫傭阿嫂帶,一問之下,才知道我的母親以為我會幫他修剪,所以沒有特別注意,而我也以為母親會幫他修剪,所以也沒發現,直到有一天腳趾甲化了膿,我們才知道都是他自己咬掉的!

醫學上有這樣的名詞—「attention-calling」,孩子在提醒我他的需求,注意他的存在,我只能給他更多更多的擁抱、軟語與微笑,趕著在指甲還沒被他咬掉之前剪掉它,以免重複錯誤的行為。

再加上,老三的個性本來就和哥哥姊姊不一樣,不像老大、老二那么乖巧好帶,常常做出不知令我該哭還是該笑的事,所以談起老三,還真有不少狀況。那次我發現他有咬指甲的習慣后非常生氣(其實不應該),但因為我向來不善于處罰孩子,便請老師幫忙扮黑臉,糾正他這個壞習慣。如果你也和我一樣,是個容易心軟的媽媽,一定要記得我的不二法門:「向親友或老師尋求協助」,一定會有人伸出援手。

每個媽媽北京拓展培訓心中一定要有一把教養的尺,用來衡量什么時候該犒賞孩子、什么時候該處罰、責罵孩子。沒有了這把尺,很容易成為一個失控的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