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封面美的猶如藝術畫,你還會把莎士比亞扔

今年是莎士比亞戶外拓展基地逝世四百周年,各種展覽、戲劇、致敬活動早已如火如荼的展開。作為出版界最具影響力的出版商之一,企鵝蘭登書屋(Penguin Random house)自然是抓住了這個時機,為新一代的年輕讀者奉上了一套更為藝術和摩登的莎士比亞全集。

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一千位讀者也會設計出一千種不同的書籍封面。那如果是你,你會如何重新設計莎士比亞全集的封面呢?

最新版的莎士比亞全集(共 40 本)最為抓人眼球的,莫過於現代裝飾主義風格的封面設計了,企鵝邀請了年僅 24 歲的美國插畫師、設計師 Manuja Waldia 操刀,插畫由許多細密的線條構成,不但畫面精美絕倫,更飽含深意。

插畫師 Manuja Waldia 受到各種充斥在我們周圍的 App 圖標、交通標志、廣告牌以及一些古老符號元素的啟發,從每本書的角色、情節和主題中提煉出主題元素,繪制出猶如裝飾藝術畫一般的封面。另外,該系列分為黑底和白底兩個版本,其中黑底的是悲劇,白底的則是喜劇,好一個非黑即白的世界。

《哈姆雷特》一位頭戴王冠的骷髏手持寶劍充滿悲情地站在墳塋前,權力和死亡總是交織在一起

《李爾王》老國王在風雨中哭泣,他王冠上的三個標志象徵著他的三個女兒,兩個不孝女兒驅逐了他,唯一真心愛戴自己的小女兒為了救父親卻被殺害企業團建活動

《麥克白》后冠中噴出鮮血涌向王冠,暗示著麥克白在夫人慫恿下殺害了很多無辜的人,權杖與匕首交叉則點出故事中麥克白的王權之路充滿了鮮血

《羅密歐與朱麗葉》兩具被愛神的箭射中的棺材中,分別擺放著毒藥和匕首,交代了大家都已明了的故事結局,讓人不禁感慨

對於這位 2014 年剛從大學畢業的年輕設計師而言,設計過程中最難的部分莫過於如何平衡新老讀者的閱讀體驗。怎樣設計才能將作品的精髓和主題鮮明的傳達給第一次接觸莎士比亞的人,讓他們產生興趣,同時又能讓早已熟悉莎士比亞的老讀者重獲新知,是個大問題。

Manuja Waldia 的設計可以說是舉重若輕,他將百年經典通過 21 世紀的設計語言轉譯給了年輕一代的讀者,更為莎士比亞系列經典注入了新的活力。

新版的莎士比亞全集在封面設計上更為新潮時尚,但在質量上也仍然能保持著以往的高水準。這個版本以 1956 到 1967 年出版的有著良好口碑的The Pelican Shakespeare鵜鶘本為基礎,經過總編輯 Stephen Orgel 和 ARBraunmuller 的重新加工,變得更加通俗易懂,更適應大眾需求了。

《仲夏夜之夢》、《第十二夜》、《奧賽羅》等的封面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