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媽媽﹕半職女人

早陣子意外挖出丈夫從前受訪的報道,內容不贅,但裏頭有這句話︰「太太為了遷就他這個大忙人,兩年前辭去大學工作,全職照顧家庭,他說真的非常感謝老婆的犧牲!」

當年粗看已覺不妥,再看不吐不快。

那年辭工不是為了遷就丈夫,辭工后也沒全職照顧家庭。孩子是我的深愛,我愿意天天陪伴不錯過他們每天放學回家亂七八糟的分享;但我也愛我的工作,雖然那是風險甚高收入低微的「自由工」。與其說丈夫感謝我的「犧牲」,不如說該言謝的其實是我——作為風雨同路的老拍檔,他明白我心之所繫,而且愿意共同承擔我辭掉全職工作的風險。

自由工作被解讀成賢妻

我猜想丈夫畏于家中老虎乸,斷不敢公然捏造事實,然則記者是怎樣構成這種想法的?抑或一個又湊仔又自由工作的女人太難理解,必須把她擠進「賢妻」的框框才解得通?

這個社會看似開放,但是對性別角色的想像力依然疲弱。身邊不少自僱的女性朋友,都曾被派演「賢妻」這角色。倘若別人問起你的生活,而在你回答「在家工作」后,對方馬上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那就是說,你泰半已被歸入「家庭主婦」這欄。有關女人,上班的叫職場女性或OL,不上班的就叫家庭主婦或湊仔婆,把中間一大片可能性都抹殺了。至于男性有另一種難處,一旦回答「在家工作」,馬上就被視作IT人或擅于財技的個體投資者——當然不會是湊仔公,這難道不是「常識」嗎?

女性重家庭 盼半職多選擇

誠然,有關家庭責任,天性也好、后天的社會化也好,男女的承擔就是不同。因為全職工作而自覺忽略孩子,繼而深深陷入自責中的,從來都是女性居多。美國Pew Research Center去年一份調查,訪問了家有未成年子女的受訪者,發現面臨職業和家庭崗位沖突的人生交叉點時,愿意犧牲職途的女性高達六成半,男性則只有四成半。調查的另一條提問是﹕如果金錢不是問題,而你能自由選擇,你會留在家裏、全職工作,抑或半職工作?樂于選擇半職工作的男性有三成,女性高達一半。

我明白家庭照顧的責任非常重要,而且確實有不少女士,樂于全職教養而且精于家務。但是如果有選擇——關鍵詞是「選擇」——可以一邊陪伴孩子一邊半職工作,相信很多女人都會變得更快樂。奈何社會上提供的半職選擇非常貧乏——除少數職系外,大部分集中于低技術工種,彷彿那些律師、工程師、醫生、教師成為媽媽后,只要從全職工作中退下來,她們所有的知識、技能和經驗便變得毫無價值了。而這是荒謬的。

有關女性角色和媽媽這身分、有關工作形態,我們都需要更多想像、更少框架。

作者簡介﹕愛採訪愛孩子,出版作品包括《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合著)。家有兩只「小學雞」,心愿是在這個人人愁著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

文﹕蘇美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