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製表年夜師的作業

每一位對自己有要求的製表師,都必然擁有同一個夢想,便是由自己一手一腳地製造一枚陀飛輪,就算不是腕表都起碼是大興拓展訓練基地大一點的懷表,那就像對自己技術的一種試驗,也是對自己投身製表業的一種交待。而由于難度之高,實在考起製表師的技術和耐性,所以很多人亦會同意一點便是,要成為真正的製表大師,自製一枚陀飛輪就像起碼的條件,是基本功了。

最近便有一個自製陀飛輪範例,而且是懷表腕表兼併,其實也是喜事一樁,要在這里和大家分享。說的便是公認的製表大師F. P. Journe,他不單是製表大師,更是同名獨立自主腕表品牌的創辦人,是少數能同時兼顧創意和生意的製表大師。

上個月他專程飛港帶來剛剛新鮮出爐的嶄新陀飛輪力作介紹給大家,新表名為T 30,說是新其實也不儘然,因為這枚陀飛輪腕表T 30(T即Tourbillon的縮寫)里的30,便是30周年的意思,原來它的出現,是為了慶祝30年前F. P. Journe 自製首枚陀飛輪懷表的面世。

F. P. Journe于1976年馬賽鐘表學校畢業后到巴黎投靠身為鐘表修復專家的叔叔,正式入行,除了參與不少古董鐘表修復工作外,亦有開始接受製作特別時計的訂單。而他這枚于1983 年完成的陀飛輪懷表便是在這6、7年的工余時間慢慢摸索製作而成的,更是由表殼至表盤至機芯零件等都一手包辦,只有表蓋的機器鐫刻要假手于人。

那時F. P. Journe的創作靈感都由當然的陀飛輪發明者寶璣,還有當時替寶璣公司撰寫了至今已成表迷殿藏必選的《The Art of Breguet》的英倫製表大師Geace Daniels的製表理論而來,結果F. P. Journe首枚自製陀飛輪懷表甫出現便叫我聯想起Geace Daniels的懷表作品,而當翻開表蓋看見機芯布局便像寶璣再現,由黃銅精製的機板零件, 至寶璣典型Spring Detent擒縱系統推動的陀飛輪在6時位置等,當然,說到尾,這些都是19世紀初寶璣陀飛輪問世后的懷表表盤及機芯格局,我們可以看成是F. P. Journe向傳統製表致敬的設計和取捨。

難得的是,在30年后的今日,F. P. Journe能夠再次把當年的懷表進化演繹成為腕表版本T 30,讓大家一起和他重溫30年前的純真美好的記憶。而為了儘量還原當年的感覺, 除了擒縱系統需要改為側叉式以遷就新機芯的空間,還有上鏈由以前懷表的鑰匙到腕表的3時位置表冠外,其余由表盤布局到機芯的黃銅物料,還有純銀表殼等都100%按照當年的做法,只是腕表版另外加上一重玫瑰金演繹表殼週邊,帶來不可多得的立體美感,和表底蓋及表殼兩側精緻萬分的機器算鐫刻相映生輝,互相提升了美學韻味。

T 30限量99枚,每枚的獨立編號印刻在表底蓋正中央,約售港幣80萬。而如果大家覺得T 30已是不可多得的F. P. Journe首製陀飛輪30歲生日禮物,今次他來港更帶來了另一同樣不可多得的生日禮物,便是T 10!看見名字大家自然會估計是和10周年有關,但它不單一個10,而是和3個10有關,首先T 10是為了F. P. Journe開設了10家專門店,其中東京專門店今年慶祝開設10周年,所以F. P. Journe便特別生產了10枚和T 30一模一樣的腕表添慶。

說是一模一樣也不全對,因為除了表盤機芯的布局構造一樣外,顏色和物料卻不盡相同,T 10可以說是T 30的現代版, 因為機芯是F. P. Journe一貫的玫瑰金物料製造,表殼則以鉑金,彰顯其高貴身份。只要你把T 10和T 30放在一起,便會感到摩登和經典的氣質在較勁了。

而由于數量有限,大家都會估到收藏家將會爭崩頭!但一向翩翩君子的F. P. Journe卻決定以抽籤決定,10家店每家提名3位收藏家,然后一起于明年1月日內瓦高級鐘表展期間在F. P. Journe總部舉行隆重抽籤儀式。但各位收藏家首先要過的是專門店的一關了!

(文:Peter Wong 圖:F. P. Journe)

RECENT ARTICLES The Elegance of Performance
Enduring Values of Gübelin
伯爵精妙輕逸的優雅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