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晉導演不認命 以賊王呼該當下

?
電影世界是現實窘境的出口,在傘後壓抑絕望的社會氛圍中,更需要相關題材的電影?!妒辍穼冶还倜脚u和院線系統打壓,卻激發更多平易近間放映,禁之不絕。而另外一齣同樣值得等候的本土題材電影,為杜琪峯監製,3位年輕導演創作的《樹年夜招風》。電影講述回歸前三年夜賊王經過了輝煌歲月,卻落入前進不得後退無路之地,最後決定奮力一搏,企圖力挽狂瀾,重拾賊王身份。他們不認命的心態,幾多與當下港人的表情不異。3位導演同樣也是不容易認命之人,在「噴鼻港電影已死」呼聲甚高的當下,仍堅持投身創作。他們相信,只要每個人都願意堅持下去,未來總有可為的空間。

《樹年夜招風》電影源於杜琪峯想攙扶幫助新導演的設法,他挑選了3個曾在鮮海潮短片競賽中獲獎的年輕電影人,配合創作和導演一齣年夜片。許學文(Frank)、黃偉傑(Vicky)與歐文傑有幸獲選。他們一開始只接到杜琪峯的簡單構思:三年夜賊王被目擊在廣州某酒家前後腳出現,江湖便炒起傳言,說3人在回歸前將會做一單年夜茶飯,再勾起3人的慾念,導致其滅亡。

他們各自分到一條腳色線索,拍成3齣獨立的電影,最後由杜琪峯主導最後的剪接。從構思到拍成,共花了5年時間,單是寫劇本就用了3年半,期間他們參考了無數犯法電影,如八十年月的《省港旗兵》,觀察其年月氛圍,做過詳細的腳色資料蒐集,又將劇本點竄了無數次,人物有生命,故事才有生命。他們笑言,過程中嘗試創作的劇本多達數十個,有時候花上多個月寫好一稿,最後也棄之不消,從頭再來。Vicky說:「杜生他們對劇本和人物要求是很高的,總是說我們寫得太膚淺?!?p style='text-align: center;'>

三年夜賊王各有指涉

九七前噴鼻港經濟急速發展,曾被稱為「遍地黃金」,而內地很多軍人因為政策改變掉去工作,遂以專業搶劫和綁架手法來港犯案,收入甚豐,但是隨著中國經濟增長,很多人糊口變得敷裕,賺錢門路增多,沒必要冒險來港搶劫,年夜賊也被迫轉型。影片中,他們側重鋪陳人物在九七前環境轉變中的壓抑,因為不得志才造成更年夜的慾念和執著,才會企圖一雪前恥,與別的兩著名年夜盜合作,期望重展舊日風光。

Vicky負責的是卓子強(陳小春飾)那條線,他因為成功綁架富豪而豬籠入水北京拓展訓練,連警方也對他無可何如。九七期近,他漸漸也有不得志之感,也覺得回歸後年夜賊難有作為,可偏不信邪,聽到江湖傳言後更年夜發奇想,與三賊合作在回歸典禮上幹一番年夜業,好讓舉世矚目。他喜愛刺激冒險,為人囂張,雖然機智,卻因為這個夢想不斷被騙。Vicky年夜讚陳小春很能把握腳色年夜情年夜性和瘋狂的一面,很快就可以代入此中,神氣和小動作盡現賊王風範。

而Frank負責的是「末代賊王」季正雄(林家棟飾)那條線,這位賊王個性深邃深摯內斂,曾做過幾單著名年夜案。但是回歸前的泡沫經濟,讓很多人靠炒賣、賭博就可以賺年夜錢,沒幾多人願意冒生命危險,劫匪頓成夕陽行業。一度風光的賊王變得財政緊絀,每張銀紙都謹慎用力地數算。在馬會期待出擊的一幕更能體現人物心理,當身邊的人為賽馬興奮叫囂,連兩個小弟都被傳染,賊王卻一臉緘默凝重,感應本身所作的已經分歧時宜,掙扎著應否繼續行劫。

這個腳色雖然陰險奸惡,但也有普通人的憂慮,因為擔心九七前路而移平易近,又為了糊口回港作惡,Frank坦言寫的時候一向想著林家棟來寫,認為他亦正亦邪,可塑性甚高?!杆麑ξ磥碛辛级鄳n慮、恐懼和迷惘,這些也加劇了其慾念,從低調轉高調與其他賊王合作。這個人也能夠是你、是我、是他,一個年夜時代下的小人物?!?/p>

最後一條主線葉國歡(任賢齊飾)的政治指涉更為明顯,講述他從年夜賊變回一臉和氣的私運商人,賺的錢比從前槍林彈雨中的更多,但辛勞賺來的錢消逝在層層不見底的權力架構中,仍然要連結卑恭屈節,最後為一吐烏氣而不顧一切,使人聯想到比來旺角事務,仿佛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也快被壓斷。對於電影中身份與政治的聯繫,兩位導演不欲多說,但愿交給觀眾自行詮釋,他們最想呈現的不過是人道。不甘愿寧可不認命,同樣也是人道的一部門。Frank說:「做得賊王凡是都很有個性,個性強的人不會輕易認命?!?p style='text-align: center;'>

導演慾念強如年夜賊

九七前人心惶惑,擔心今天擁有的一切會在明天磨滅,博彩投機心態更為炙熱,回歸年夜限的心理壓力在電影中無處不在,為何那個年月值得在當下重提?Vicky說:「我們不是為了那個時代才寫這套戲,只是因為人物而寫那個時代?!顾麄冃ρ?,在那個年月悍匪橫行,將警匪故事設置於此中才會有實感,若放於當下,生怕要變成神偷戲才能言之成理。Frank解釋,「九七後整個社會也有所轉型,這個故事不太能成立。例如現在資訊發達,已經不需要年夜花精力時間去找別的兩個賊王,人肉搜尋已經弄定?!?/p>

兩個導演同樣為八十後,對於九七前的社會也有緬懷。在慈雲山長年夜的Frank放學後經常會到九龍城打機,以逃過訓導老師清查,仍記得當年飛機幾乎每3分鐘就在年夜廈上飛過,發出巨響,仿佛將近撞上區內舊樓,但人們仍鄙人面如常糊口,在茶樓飲茶,在露臺打工夫,甚有科幻小說的味道。這氣象也在電影不斷重現。而讓Vicky印象深入的則是當年壯盛的娛樂業,那時他經常與同學到卡拉OK唱四年夜天王的歌,是以開場時放置陳小春在富豪家裏唱K,無論賊王還是天王,都是一個世代輝煌的象徵,但是九七後,兩者都趨於沒落。

與年夜賊及噴鼻港許多行業的命運一樣,噴鼻港電影業也從輝煌走到夕陽,作為年輕導演,他們笑言本身也要像年夜賊那樣有強年夜的慾念,想不斷拍下去,才能堅持到今天。Frank自小熱愛港產片,口中常說出電影對白,理所當然變成電影人。Vicky則自小陷溺科幻片,但愿能投身電影道具製作,後來發現更想說本身的故事,遂去英國讀電影,但愿可當導演。Vicky說:「只要每個人在本身崗位上堅持下去,這個行業就有救?!?/p>

劇本寫下來,他們就有感電影可能不克不及在內地上,但是杜琪峯仍出力撐持,決定電影以「純港產片」定位,並叫他們盡管創作,不要有負擔。他們直言,這次發揮機會是「千載難逢」,儘管能在資歷尚淺之時一嘗導演心願,未來若何還是未知。Vicky說:「只有做好準備等機會?!?/p>

這次因為杜琪峯力撐,他們才有更年夜的創作空間,未來他們若何看本土題材的前路?Frank相信未來仍有可為的空間:「我們都是看港產片年夜的,對噴鼻港電影有豪情,港產片講我們糊口處所的故事,輕易讓人有共鳴,我相信觀眾也一樣?!顾麄兿嘈?,無論以哪個市場為定位,若過分擔心觀眾口胃,影響故事的真誠度,作品的傳染力便會年夜減。Vicky說:「最主要的是先觸動本身?!?p style='text-align: center;'>

撰文:張綺霞

[email protected]

攝影:陳縱宇

部門圖片由受訪者供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