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品 買不起送給你

?

每一年的Art Basel博覽總是熱鬧很是,除主場館,周邊也有年夜年夜小小的展覽,藏家、畫廊與藝術工作者忙得透不過氣來,公眾也對這藝術場合趨之若鶩,花上數百年夜洋繞場一周,拿著一杯瓊漿,看看難得一見的藝術作品,說穿了,幾多也是出自一種中產糊口的渴仰與想像。

與中產糊口一樣,Art Basel也給很多人「離地」之感,走出光猛潔白的展場,擠進灣仔為工作營營役役的人群中,看著他們木無臉色向下一個目標地趕路的臉孔,他們所賺的一年工資,可能仍不足以購買展場裏的一件作品,事實這個藝術賣場對於一般市平易近有何意義?它真的能拉近藝術與公眾的距離嗎?

不再離地

為了回應這些問題,城市創作實驗室在2014年策劃了一次「Affordable Art Basel! 買不起,送給你」的計劃,向想觀看Art Basel的一般市平易近派發免費門票,要他們假設本身是買家,在展場內挑選心水作品然後問價,最後填寫「愿望回條」,解釋本身為何喜愛這作品,最後由一群當地藝術家就著這「愿望」創作作品送贈,作品藝術展覽剛在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間L0藝廊舉行。

場內參與者的「愿望」各式各樣,多只從外在情勢著手,例如看起來有古意、顏色標致做工精緻等,產生擁有的巴望,但是藝術家都不願意複製他們巴望的作品,反而用另外一種體例回應、解構乃至挑戰他們對藝術甚至中產想像的愿望。

一些藝術家選擇與參與者一同創作心中的藝術品,尋找更緊密的連結,例如翁志健便設計出紙樣,邀請參與者配合製作機械人狀的雕塑,李雪盈則邀請參與者拍攝窗前的山景,與她所創作的屯門山巒雕塑呼應。

另外一些藝術家在滿足參與者愿望之餘,也插手了與外界連結的設法,讓藝術品不再「離地」。例如陳佩玲應對參與者對銀河形象的迷戀製作了一幅拼貼畫,在星球氣象之外,又加上了周圍的街景和牛棚藝術村的環境,邀請觀者多領會畫家的創作脈絡。參與者喜歡成群擺列的精緻小畫像,葉啟俊把畫作都換上了深水埗的街道攝影,並用舊相架框起,邀請參與者多認識社區中的美麗事物。參與者要求一幅Joan Miró的畫作,鍾惠恩卻從畫作的童趣筆觸聯想到白叟院在天臺上任由白叟袒露、期待洗澡的畫面,創作出一個裝置作品,高高的椅子上,有一塊乾癟乳房形狀的番筧,與原作的歡樂氣氛對照之下,更覺澹然哀傷。

另外一些則選擇解構了參與者的愿望,例若有喜歡畫作上細小人形和顏色的,吳家俊把它變成了兩個獨立的作品,一個只有小人,一個只有顏色;有喜歡仿真人像震動性的,黃榮臻索性把人像的頭部無限放年夜,成醜陋的震動;有喜歡代表波西米亞咀嚼與時尚的透明高跟鞋雕塑,黃振欽直接把高跟鞋換成拖鞋。

解構愿望

北京拓展訓練

有效東方想像挑選印度畫作的,陳翹康用奶茶杯底青花地圖浮雕,總結在賣場中常見的單方面藝術想像;有喜歡年夜型機械藝術品的,麥影彤先將其愛好總結為「動靜咸宜、似曾相識又盞鬼、看來實用又無用」,最後創作出一個結合簡體字飛行棋和一顆四面都有六點的骰子的作品,暗示這些要求都能在「回到年夜陸」後達到,幽其一默,也充滿挑戰的玩味。

無論藝術家取向若何,都不難感觸感染到他們想透過藝術與對方對話的意圖,從中開啟對方理解藝術的更多面向。就如盧樂謙索性放上兩張舊椅子,一張刻上本身的電話,一張期待參與者填上,邀請兩人直接對話,「總比你拎走我一件藝術品嚟得真實?!顾囆g的可貴,不只在標致的情勢,也在與開拓糊口的想像與成立溝通橋樑上。

[email protected]

撰文:卡夫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