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空想像


福士汽車位於德國的工廠本月初發生極罕見的「機械人殺人事務」,一位22歲的男技術人員在工作之際被機械人抓起,並將他擠壓向一塊金屬板,不幸喪生;按理說這只是工業不測,本來並非新聞,但此宗不測事務不幸發生於技術人員北京拓展訓練為機械人安裝平安軟件之時,於是就成為全球報章的一則花邊新聞──「機械人殺了人」無疑是聳人聽聞的。

其實一切都是人類的所作所為,或可以說,人類自己就是威脅,人類自己就是危險,也許並不是機械人攻擊人類,實情卻是人類作法自斃,或如英國布里斯托機械人實驗室的艾倫.溫菲爾德(Alan Winfield)所言,眾人「對機械人的等候與恐懼有些過頭了」,何故如斯?溫菲爾德認為總有「媒體人對科幻電影與科幻小說過於敏感」。

作法自斃

科空想像常常先於現實世界,話說robot(機械人)一詞源於1920年捷克劇作家卡雷爾.恰佩克(Karel Capek)的科幻舞臺劇,名為《羅梭的萬能工人》(Rossum's Universal Robots),在此劇中,爆發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機械人動亂,差未幾殺死了所有地球人。

至於科幻電影,亦每有人類滅絕的情節,好比在《未來戰士》(Terminator)中,就有人工聰明網絡「天網」(Skybb),因過度發展而掉控,最終就成為地球的「終結者」了;千萬不要以為此一「天網」只存在於電影裏,原來美國NSA就真的有一張「天網」在注視著全人類,此則秘聞由前《衛報》記者格籣.格林華特(Glenn Greenwald)所揭發,由他所創辦的新聞網站The Intercept發布,聲稱那是NSA成立的全球竊聽網絡。

問題也許並不是人類懼怕科技和機械人,科空想像倒反應了眾人內心的恐懼,從而懼怕人類本身才是最不成信的──人類自以為代替了造物主的地位,以為無所不克不及,若是科幻有一日變成科學怪人,那就只能責怪眾人作法自斃。

撰文 : 占飛